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public void SetCursor(Bitmap cursor, Point hotPoint)
{
int hotX = hotPoint.X;
int hotY = hotPoint.Y;
Bitmap myNewCursor = new Bitmap(cursor.Width * 2 - hotX, cursor.Height * 2 - hotY);
Graphics g = Graphics.FromImage(myNewCursor);
g.Clear(Color.FromArgb(0, 0, 0, 0));
g.DrawImage(cursor, cursor.Width - hotX, cursor.Height - hotY, cursor.Width,
cursor.Height);
this.Cursor = new Cursor(myNewCursor.GetHicon());
g.Dispose();
myNewCursor.Dispose();
}

private void Form1_Load(object sender, EventArgs e)
{
Bitmap a = (Bitmap)Bitmap.FromFile("lol.png");
SetCursor(a, new Point(0, 0));
}
阅读全文 »

和一个五月天歌迷的争吵!

  2014年5月28日 21:28

  在我的记忆里,我和我的先生,也是凤凰传奇工作室的负责人徐明朝(以下略称为X)在工作上很少发生分歧和争吵。工作上的事我信任他,所以我和我搭档从来不参与工作计划的制定。直到有一天,他成为了五月天的歌迷,争吵开始了。

  第一次争吵是我说一个韩国组合很帅,他就开始嘲笑我。他说这个破组合,长的帅有什么用,连一首自己的歌都没有,你看看五月天怎么好怎么好。又有一次我朋友约我一起去看这个韩国组合在北京的演唱会,他不让我去。他说你去干嘛?这个破组合的歌你听过吗?你会唱吗?五月天鸟巢你不看你去看这个,有这么浪费时间的吗?

  而他自己,五月天的唱片,DVD,荧光棒,手环,在他的书房随处可见。我有预感,可能会有事情发生。

  2010年我们第一次开演唱会,X说既然要开演唱会了,那就开两场。我说你疯了,第一次开演唱会开一场就好了,为什么开两场。他说五月天第一次在北京就是开两场,所以我们要开两场。来来回回为这事吵了好几次,后来我拗不过他。

  去年我们续约发布会,他跟记者说,续约期内一定要完成十场全球巡演。理由是五月天已经在全球巡演已经启动了,我们也要朝这个方向走。去年工体开演唱会,他说要花三十万做荧光棒分发给现场观众,我问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花这个冤枉钱图个什么。他说他要五月天演唱会现场荧光棒的气氛。我问他五月天是送的吗?他说是的,是送的。后来我才知道,五月天的荧光棒是卖的。他在骗我。   

阅读全文 »

你们肯定不了解中国的心理咨询师。

我现在都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在美国象征着人性中最美好,最阳光的职业,在中国却成了这个样子…….

给你们讲几个故事,真人真事。

在说故事之前,先说好,如果你是现在学的是心理咨询相关行业,请你记住你今天看到我文章时候的诧异和憎恨,将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改变这个行业,而不是逃避性去做其他行业….

阅读全文 »

方案1:通过重载消息处理实现。(优点:不用声明api函数。缺点是:窗体上放着Panel等容器就会失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constintWM_NCHITTEST = 0x0084;
constintHTLEFT = 10;
constintHTCAPTION = 2;
constintHTCLIENT = 1;
protectedoverridevoidWndProc(refMessage m)
{
base.WndProc(refm);
switch(m.Msg)
{
caseWM_NCHITTEST:
if(m.Result == (IntPtr)HTCLIENT)
m.Result = (IntPtr)HTCAPTION;
break;
}
}
阅读全文 »

年轻时我有一阵子每周跑五次一万米长跑,还经常去健身房练器械,所以那会儿身体好得不像话,每次能做一个来小时…你懂的。我经常幼稚地在女朋友面前为此洋洋得意,直到有一天她不屑地说:“这有什么呀?人家GYL说她家YQ每次都是一个半小时以上,有时候甚至俩小时,她的小身板儿,根本就受不了…”

后来有一次我和XZ去外院健身房一起锻炼,练着练着,他突然把手里的哑铃扔到地上,满脸气愤地对我说,“YQ真他妈能吹牛逼,昨天他跟我说他一次能干一个半小时,切!……罗哥,你说咱正常人不都是每次五、六分钟吗?”

那时候我坐在卧推凳上,XZ站在窗边,阳光落在他的半边身子上,稍微有点晃眼,我看了看窗外,天没心没肺地蓝,树没心没肺地绿,虽然看不见,但能听到孩子们玩闹的笑声,听起来没心没肺地快乐。不知道是因为刚放下哑铃还是因为气愤,XZ的胸口还在随着呼吸明显地一起一伏……

我突然意识到生命是残酷的。

阅读全文 »

红尘中有多少梦
曾记谁在敲晚钟
雾霭情深蒙蒙
花落醉酒伤神
你在云海之颠
谈笑依旧从容
叹情浓 这痴情为谁种
问苍天 明月为谁圆
盟海誓 海又为谁泪干
一生情 随风已无影
忆往事 霜寒夜秋意浓

红尘中有多少梦
曾记谁在敲晚钟
雾霭情深蒙蒙
花落醉酒伤神
你在云海之颠
谈笑依旧从容
叹情浓 这痴情为谁种
问苍天 明月为谁圆
盟海誓 海又为谁泪干
一生情 随风已无影
忆往事 霜寒夜秋意浓

且看人海茫茫
乱红化雨成烟
蓦然间 已隔世几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