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残酷的

年轻时我有一阵子每周跑五次一万米长跑,还经常去健身房练器械,所以那会儿身体好得不像话,每次能做一个来小时…你懂的。我经常幼稚地在女朋友面前为此洋洋得意,直到有一天她不屑地说:“这有什么呀?人家GYL说她家YQ每次都是一个半小时以上,有时候甚至俩小时,她的小身板儿,根本就受不了…”

后来有一次我和XZ去外院健身房一起锻炼,练着练着,他突然把手里的哑铃扔到地上,满脸气愤地对我说,“YQ真他妈能吹牛逼,昨天他跟我说他一次能干一个半小时,切!……罗哥,你说咱正常人不都是每次五、六分钟吗?”

那时候我坐在卧推凳上,XZ站在窗边,阳光落在他的半边身子上,稍微有点晃眼,我看了看窗外,天没心没肺地蓝,树没心没肺地绿,虽然看不见,但能听到孩子们玩闹的笑声,听起来没心没肺地快乐。不知道是因为刚放下哑铃还是因为气愤,XZ的胸口还在随着呼吸明显地一起一伏……

我突然意识到生命是残酷的。


如果你不是非常有钱,请不要捐赠,土豪随意